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收到第二次的面试通知,这回必须呈现一个课题,两种不同肥料的比较。实在是打不起劲去准备,有点草草了事,后来人力公司的探员说是要发给我一些例子,直到面试前一天才收到,而且又是他已发而电邮再次晚上九点多才发现。

打开了幻灯片之后,嗯,你这是在逗我吗?根本就是学生最希望看见的讲义——满满文字的幻灯片。好吧,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工作社会环境和学校环境不一的地方,我也不晓得,管他的,延续我自己心目中的路线。

提早了一小时多抵达,但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让我提早开始,所幸自己带了小说来解闷,要不然干等一个小时是真的很要命。

这回面试官成了四个人,两个新脸孔。看来该公司声明的“多样化”Diversity并不是纯粹喊口号,一个华裔面试官,一个印裔面试官,两个洋人面试官。

从前的课堂呈现都会练过至少一两次才会上阵,这回的幻灯片面试是完全零准备。惊讶的是,效果竟然……没有想象中的差,但也没希望中的好。不过,实在是没有勇气去告诉他们:

诶,你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准备,事实上我只有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弄,连练习都懒得练,就这样上阵了。其他时间我都花在上网啊、看戏啊、玩电玩上了。

呈现结束后竟然还可以接受面试官的赞扬,说我呈现得不错,一开始以为只是打圆场啊,或者基于礼貌上说说善意的谎言,毕竟我呈现得真的有点……乱?后来晚上收到人力公司的探员电话通知,嗯,看来我的底薪真的写得太少了。


幻灯片面试后,乘搭地铁和巴士,再步行一公里多,来到另一间公司面试。要是穿着长袖、皮鞋,步行于炎日下的话,真的很煎熬。所幸的是当天并没有炎日,但也没有多凉快,穿着皮鞋的脚都有点磨疼了。

然而,提早半个多小时抵达。坐着等待。这回面试官只有一个,叫我进去之后开始面试。我想,他一定单纯骑驴找马,我只是他们的最低标准之类的,所以面试很草草了事的感觉。又或者是自己不善于展开话题,他期待我发问多过我回答,问了我两三道问题之后就问我有没有什么疑问。呃……

整个气氛好干,一定是天气太热了。
整个气氛好尴尬,他看着我,我看着他,谁都不说话,然后外面的电话又一直响,旁边的主席又一直在一旁弄保险箱,我又太直了,不能与他长久四目交接,搞得我浑身不自在。

然后,我们就这样结束了。临走的时候完全没有自我责备,没有任何内疚,我就这样走掉了。搭了一个小时多的轻快铁,再搭三个小时多的巴士后,顺利回到家了。

然而,我躺在睡床上,和我同一天到雪隆面试的朋友还没回到家。

2017年10月15日星期日

言论要自由还是不要自由

虽然我不认同你说的话,但我尊重你的言论的权利。

打从传教士失言事件后,众人议论纷纷,然而在脸书上我看见了另一把声音:

无论对方说的话有多鲁莽,有多白痴,但他不应因此受到逮捕,因为他也享有言论自由。

的确,言论自由是民主的一种体现,但散播仇恨、散播歧视等,这是言论自由想要带来的吗?又或是它是言论自由下,展现出的另一个光谱。若是如此,为何法律依然有『毁谤』、『散播恐怖主义』等?

这就回到言论自由的自由度到底需要“开”到多广泛。个人秉持的是,你可以言论自由,但必须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如果你说的话带来的只有摧毁,没有建设,那空有自由的地狱又有什么人权可言?而且,你的身份不同,影响力不同,责任自然也不同。

如果今天说这些话的是个无知的小孩,需要的是教导多过逮捕(不排除社会的可悲,竟然小孩失去了天真)。当你是个传教士,更又是政府机构,你的身份不一样,说话的影响力大大不同。传教士,就代表有一定的宗教知识背景,就代表有一定的跟随者,也代表你能够让世界更美好,但当你失言的时候也能让世界更黑暗。

从影片能得知在场者过后没有反驳他的言论,代表沉默的反对者,也同时代表沉默的支持者。

有趣的是,他被提控的是『侮辱苏丹』之罪名,换句话说,只要你不提起苏丹之名,你还是可以继续散播华人的『偏见』。你可能让华人和开明的其他族群不开心,但你还是能够受到拥趸,说出『被压迫的一群』心中的怨恨。

开门做生意选择顾客群是一种自由,说话也应享有言论上的一种自由。过于自由所带来的祸害,体现的是什么?

这是那些『追崇自由』而『尊重他人』的群体,还有那些『自由应有限度』的人们(包括我自己),都值得深思的一点。曾经看过一本书,谈的是『我们追求中庸,但永远无法真正达到中庸』,或许这就是我们的矛盾之处吧!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结婚这件事

记不起最后一次参加婚宴是什么时候了。

然而,同乡结婚,请了我爸爸和我婆婆,而我代替我的婆婆出席了婚宴。实在是想不起最后一次的婚宴是几时了。我还记得,当自己还在大地的另一边求学时,小学朋友结婚了,自己决定不特地飞回来参加婚宴,尽管小时候彼此曾经要好。而对方也谅解我的处境,决定不发请帖。

如果你够朋友的话,你会不顾一切飞过去的,那对于新人来说,意义是特别重大。然而那也是仅存的机会,能够和小学朋友们重逢。

此时,来到一对我完全不认识的新人的婚宴。一群大叔大婶们齐聚一堂,然而也看见一些熟悉的脸孔,毕竟都是同乡的人,或多或少也有看过,只是不知道是谁而已。看着隔壁桌,小学朋友的妈妈就坐在那儿。看着另一个隔壁桌,另一个小学朋友的爸爸坐在那儿。纵然后者已经搬离这儿,最后还是来到婚宴现场了。

绝对和我不一样,他是搬来离酒楼更接近的地方。

看着各桌聊天的样子,《一念无明》的那段话始终摆脱不了。今天参加的是婚宴,然而大家来到这儿只是现身多过祝福,聚餐多过婚宴。婚宴,只是多了一些形式,多了个借口,换个地方见面。

想起曾经和朋友们讨论结婚礼数的事儿,有的决定一切从简,有的和我一样,希望按照『传统形式』。不禁好奇,其实『传统形式』的保留是为了什么?这些『无功能』、『无功效』的精神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究竟有没有保留的意义?想想,这或许也是一种代表我们祖先的存在吧?

那理想的婚宴又是怎样?先交到对象再说吧……



顺便一提,Yeah FM又重生了,但也是奄奄一息。

2017年10月11日星期三

换机票……

一得知自己的毕业典礼是何时之后,便准备开始订机票的了。原本哪,是没打算去的,但最后还是订了和家人一同的来回机票。由妈妈决定班机,于是她决定了个有点奇葩的班机,下飞机是快晚上十一点半了,回到家应该……凌晨一点多了吧?

后来她开始埋怨自己没有考虑太多,竟然订了这样的时间点,应该订隔天白天的飞机。然而,奇迹发生了。

最近收到亚航的班机更改通知,将我们前往的班机延迟了四个小时,而返回的班机提早了二十分钟。作为补偿,亚航给予免费更换班机的机会,嗯……

因为没有注意到前往的班机延迟了四个小时,最后只是修改了返回的班机。等到发现的时候,嗯,不如你重新买一套的前往机票,很便宜而已,一张才两百块,贵了将近一倍多而已呀……

放手一搏,想要通过其网上咨询服务来直接换机票,看看能不能成功给我换掉。尝试了好几次,始终因为聊天室爆满无法进去。成功进去之后排在第120位,但很快的就轮到我了,虽说半小时,实际上应该是十五二十分钟吧?又更少些,不记得了也不重要了。

一开始对方以为我只是想要他重新发送行程电邮而已,后来他说他会通知负责人,说是成功的话会发电邮通知。结果……真的还真走运,就这样给我“闹”到了更改班机……其实也没有达到『闹』啦,只是有点『哀怨』地说而已……

然而,因为班机更改,换到更好的体验。谢谢亚航吧!

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

狗吠

邻居的狗吠个不停,偶时吠得很凶,然后转换为哀鸣,最后是继续哀鸣,有时这个会变成循环。爸爸说,这可能是因为这只狗看见了人看不见的东西,例如邻居小妹的裙底风光之类的……(夜光,你可以正经一点吗?)

我们一家大小相安无事了过了好几天,对我来说,这狗虽然吵,但还没达到真正干扰我睡眠的状态,尽管我晚上躺在床上要睡觉时还能听见清晰的狗吠声。可能是因为它是哀鸣比较多的关系,所以起了恻隐之心,没有太计较。要不,你又能怎样?天气不够热,它不能变成热狗,所以当然吵啊!

今晚从外回家前爸爸提到了这件事,昨晚因为狗吠声让爸爸有点担忧,马上关紧后门,妈妈也提起后门没有贴门符,或许应该去找师父画一张了。

而今晚目前没有任何狗吠声,或许它和邻居一起出外了,或许邻居小妹开始穿裤子了。(夜光,你最好给我正经一点啊……)

至于我呢,已经没有东西写了,所以连邻居的狗都当作部落文题材来写。最近真的很颓废,特别是上了Python课程而因为软件关系,无法做到和影片中的一样,所以很是气馁。或许,是真的应该赶快开始优管的视频准备才是,小说也没有信心能够写完,毕竟是“打掉先前的小说,重新写一番”的情形,动力怎样都会弱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