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一个人的旅行——二之二

下一站想到文化馆去,结果关门。没关系,再往前还有手工艺品馆。也关门了……呃,星期天不是更应该开张吗……只好直接到迷你大马与东盟文化馆了。不过,我来到的时候刚好遇上一个不知道是谁,但是她站在柜台很久的人。穿着一身传统服装的工作人员看着我,我也只是无奈苦笑,而她也没完没了,我也便离开售票处,到旁边的礼品店乱逛后才回到售票处。售票大叔问我几张,要了一张,他马上说:


你朋友呢?怎么自己一个人来?


大叔,这种问题你就别问了,至少我带了我老婆来了……然而我也只是回他“朋友不在”便往前走了。自己以学生票价(十令吉七十仙)踏入这儿,要不是所有东盟的“村庄”、“屋子”都正维修状态,要不然我会说,这儿可和砂拉越的文化村媲美。票上打印着“青少年”这字眼,啊哈,还敢说我是大叔吗?

踏入不久便看见马儿,大概很贵,还没提款的我,皮包只剩下浅蓝色的钞票,实在是不能再花钱了。我到访之时刚好有文艺表演,我便继续往前走,不加理会……哈哈!直到绕了很大的圈回到舞台附近,才站在观众席上方的站台上观赏表演。看着马儿吃草,还真的很想上前触摸,跳上去骑的……可惜自己钱没带够……



当时也只有大马州属的文化屋可观赏。要是你每一间文化屋都踏入的话,其实真的很耗时间,而且还必须脱鞋,不料自己偏偏穿的是运动鞋……有好几间文化屋其实基本上只是空屋,有些倒是有趣些,柔佛那间特别香,因为……里边卖糕点。所以我的早餐十二点多才吃下一块糕点果腹——皮包真的没钱了。

后来也拿起弹弓来玩,试了三次,没有一次打中水瓶……你以为每个从乡镇出身的小孩都玩弹弓啊?马六甲屋旁还有弓箭让你玩,但是当时下雨,外加其他人正玩着,兴致缺缺哪……而摆设品要数最让我惊讶的大概是玻璃市屋了吧?旧电视、打字机等等的,算是最齐全的吧?登嘉楼屋那儿花五块钱(好象是)就能尝试峇迪Batik彩绘,但我皮包真的真的好像五块都不到了……貌似是霹雳屋吧,里边还铺了一张蛇棋。



基本上呢,我对这些大马州属文化屋呢,算是有一定的失望吧?我想,要么资金不足,要么人手不足,要么钱没花在刀口上,有些屋还真让我不想踏进去,完全浪费时间的感觉……没办法啊,我不怎么能够欣赏文化的,啊哈!至少最后还是走了一次吊桥(请原谅我这对吊桥真的很难压抑住的兴奋),差点还忘了吊桥的说。

午餐之前必须提款。找了最接近的提款机便是出发,然后找了一间看起来好像不错的茶餐室(当时已经两点多,而谷歌说这家即将来到打烊时间了),继续出发啦!最后那间茶餐室没去成,因为半路上看见大路的另一边有一间还没打烊的茶餐室,担心继续前往的那家已经打烊了,便直接换地点过去——一个人旅游真的不用顾虑多少。

前往这叫做“一家人”的茶餐室时,还让我开过头了却不自知,又兜了一圈。点了排骨面,朋友还说我怎么“吃自己人”,点这种不长肉的午餐。大快朵颐一番,又或许自己真的很饿,又或许这里让自己很想一直待下去。一家普普通通,新开张的茶餐室,也竟然让我这么依赖起来。午餐结束后前往太空馆。嗯,塞车,好不容易绕到正门口时……关门。

附近不知道是什么活动,严重塞车。然而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停车位让你停下使用谷歌地图,当时还真的有点快疯了(有一种输入法叫做语音输入法)。再次跳过一个景点,前往公园去。这公园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同时也是个小森林,也准备了自行车道,让你能够骑自行车。没自行车的话也有自行车出租。不过我没问价钱,只打算以一步步的方式去记录我的旅程那你为什么开车?闭嘴!

一路上边走边听歌,很是写意的退休生活……呃,我绝对不是大叔,放心。不过,能在这儿散散心也是不错,要是不需要开车就能来到这儿那当然更棒啦……途中也遇上好几个家庭,共享天“轮”之乐,一同骑自行车。些许在这儿跑步,然而我是这儿的奇葩——背着背包于这万步公园走道穿梭。走着走着其实有点小烦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儿。没有看地图,没有决定路线,连这条路通向哪儿也不知道。还一度给自己一个期限,四点钟还是没抵达便回程,而还好我没走太慢,还没四点钟就回到公园入口附近了——走道让你在森林之中绕一圈。



坐下歇息,顺便找找下一站吃的甜品。是时候找一家甜品店,让老婆出来见人了。选了一家评语好坏参半的甜品店Justberrys Dessert House,然后点了完全没在评语里出现的甜品——算是便宜,但是感觉又不会太奇怪,也不会太小碗的甜品。因为要坐着直到晚餐时间的,总不能在几分钟内嗑完吧?当时踏进去前便看见外边的桌椅后就有插座,嗯,不错,踏入里边后,也有插座。所以我便坐在里边慢慢吃,帮朋友修图后发给他——网线很差的地方,会让人懒惰发送图片的。



坐在里边疯狂上网的,也把先前《周末别去马六甲(这是一篇不太像游记的游记)》时拍的照片上传到脸书去。一度想要把当下拍的照片也放上去,但真的太多张了,所以也就打消念头。我想,自己因为并非这儿的居民,不担心被人认出来,所以很大胆坐在室内吹冷气,身上都是汗臭味,坐了一个两个小时吧……朋友说我好自在,而我说这不是每个人能够享受得了的。这自在的前提是孤身旅行,而她也直言自己办不到。不过话说,走了一整天,在冷气房里吃冰,好像还真的有点头疼。这位朋友也就说:



那你以后吃冰的话就加热了才可以吃。



因为很少和她相处,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笑话有时真的防不胜防,害我对着手机吃吃的笑……没关系,没人认识我。然而晚餐,在甜品店附近的小贩中心解决。吃了一盘云吞面后,开车回去那油棕园了……

所幸的是,隔天上班顶多只是精神不振,一度差点打字打到睡着去了。为了掩饰打瞌睡,还一边转笔的说……至少不像上回那样,严重没有心思上班。看来短暂旅游后遗症已经慢慢褪去了。

下一回,会否能够再次孤身出发旅行呢?好像有点爱上这种自在的感觉的说呢!

——夜光于2017-07-31 22:23完成

一个人的旅行——二之一

上回和三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一同旅游,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把那两天去不成的旅游景点都好好去一次。(展延阅读:周末别去马六甲(这是一篇不太像游记的游记)》

这次的单身旅游策划了很久,大概有等一盘菜上桌的时间吧?哈哈,当时等着晚餐时,突然想隔天就出门逛逛,散散心,顺便找个地方,打开电脑来上网。活在油棕园里,几近与世隔绝,偶尔是得让自己的老婆(我的手提电脑……)可以好好上网一下下。

想到迷你大马与东盟文化馆去,滑着谷歌地图时看见其他的旅游景点,诶,那就先去这些这些好了,记录下来后,晚餐也上桌,吃完便回去好好歇息了。说来也没有真正歇息,有点犹豫是否真的应该如此放肆、任性,接着硬是拖到了十二点多才准备入眠,隔天竟然自动早醒了。去还是不去?再不出发的话一切都迟了。最后让我铁了心的想法是:



星期日我留在这网线极度慢的地方做什么?



就这样,七点多,天还很冷的说,换好衣服,带上手提电脑便出发了。单单是让谷歌地图醒来就花去了一段时间。这次带上移动电源外加比较长的手机充电线,没想到真的很好用,能够让我把移动电源放在背包,边充电还能边用手机,一点也没在怕手机会爆掉之类的。至于早餐,这不难解决,待会儿遇上什么店就吃什么。

大胆穿上写着自己大学的衣服,踏入马六甲技术大学UTeM。上回去接朋友们的时候,这也是必经捷径,只是经过便觉得这儿的风景真的好美,虽然转弯就是自己有点看腻的油棕园。于是,毕竟是一个人的旅游,不需要迁就谁也不需要顾及什么,直接找了地方停下后便下车拍照。看着水轮(我也不知道真正叫什么)转啊转,还真想坐下来,这样子看着,什么事都不做。但是,肚子的事情还得解决,于是只逗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没想到第一站——蝴蝶与爬虫保护所,竟然就只是位于该大学外附近。所以,没有早餐便开始第一站了。抵达这儿的时候大概八点四十五分吧?售票员正在准备,而我只得在停车场逛逛,东看西看,反正天气晴朗,也还没有毒辣的阳光曝晒情形。票价二十二,是有点贵,自己还没提款,皮包里唯一的蓝绿色换成了浅蓝、浅绿和红色。



先是好几种鸟儿,尽管鸟儿和这儿的名字一点也没关系。管他的,二十二块都付了,不慢慢逛怎么值回票价?经过一个隧道,里边有好几个笼子,各个笼子外贴了一种蝴蝶的名字,里边有一颗植物,可是并没有任何飞来飞去的东西。先是观赏显微镜下的蝴蝶翅膀,然后再重新仔细看看这些笼子,才发现原来它们都是毛毛虫状态啦!



继续逛,便听见严重吵死人的声音。正准备循着声音进入另一个展所,对它的大门有点小吸引,结果才发现门口旁有一只大蜥蜴!哇,那一刻是马上吓坏了,根本没有发觉它的存在!它也就在门口那儿晒太阳,什么也不做,就看着我自己被它吓坏。




接下来进去展所后,第一个大笼子是装着蜥蜴,看左看右再看左,马路都过了几条都没发现踪影,然而才发现原来它就躺在我面前,再次被吓着了一次……以下的照片无法显示当时它离我多靠近,毕竟这是我已经退了好几步后才拍下来的……



那吵死人的声音源自于这不想说人话的鹦鹉,真的严重吵死人,而它也是唯一一只没被关着的鸟儿,后来才知道原来它是供游客拍照的鸟,大概那条在门口晒太阳的也是让游客拍照的。当然,这必须收钱,貌似是十五块。而我只是因为太早到,工作人员还没把它们带到拍照区而已。所以早来是有好处的,当然不是叫你早来去偷偷玩动物,待会儿出事了我可不管哪……



看了好几种蜥蜴、一只变色龙、几只鹦鹉后回到毛毛虫隧道,发现工作人员正把笼子里的植物拿出来。她解释道这些还是毛毛虫阶段,尽管我他妈都知道这是毛毛虫。然后解释这些毛毛虫过后会变成铁甲蛹,最后会化为巴大蝴,而当然这是我胡说的,她只是把我当作一个不知道什么叫做“完全变态”的小朋友那样解释而已。不过,当她指着一只看起来像是缩成一团的毛毛虫,说那就是蛹的时候,我真的终于有所发现——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还以为只是毛虫想玩吊钢丝,来个“不可能的任务”。音乐奏起: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逛礼品店,还在摆设的工作人员看着我,说那些胡姬都是真的。哦,有点大开眼界了。接下来还有迷你花园礼品、蝴蝶标本冰箱磁铁、甲虫标本冰箱磁铁的,要不是自己真对这种奢侈品(哈哈哈哈哈……奢侈品……)兴趣不大(实为皮包真没钱了),不然真的会想买回去。继续往前迈进时,刚好也有一家人也来逛逛了。踏入蝴蝶园之前必须经过那避免蝴蝶飞出去的“门帘”,感觉有点像是踏入百货公司冷藏室的感觉……当然还是室温啦!一踏入后便是蝴蝶满天飞,还有很多蝴蝶在吸食水果、水的,算是大开眼界,首次看见如此壮观的蝴蝶飞。而小朋友踏入这儿不久后也被这些蝴蝶吓哭了,搞得爸爸不停她说,这些蝴蝶真的不会咬人的。是很白痴没错,但毕竟对方也大概才几岁而已,突然遇上这么多昆虫飞来飞去,也难怪会被吓着的。

踏入其他节肢动物的展所了。也是首次看见那么多蝎子,搞得心里毛毛的。而这儿的马陆简直是太夸张的大了吧?比上回在美里蓝卑儿国家公园时看见的还大多了。上回是马陆如虎口,这回还比虎口长……(展延阅读:美里一游(三)而彩虹螃蟹看见我凑近,悄悄慢慢往后退,但这无阻我拍下它的样子。继续往前,说什么十八步就抵达鸸鹋那儿,根本是骗人的,我花了二三十步才抵达……别笑我矮,我可是比大马人一般身高还要高的说……哼哼……

锦鲤园里的锦鲤数量和大小真的……想必是“训练有素”,你只要走过来,这些锦鲤一窝蜂冲过来,简直比鸡场街还要拥挤,你瞬间就像是巨星降临一般,这些锦鲤就像疯狂粉丝一般涌上。



踏入新蝴蝶园时又是另一种新体验。一时兴起,伸出左手凑近一只蝴蝶,然后一动也不动,然而不花几秒钟,它竟然真的飞到我的手上了!那种感觉真的仿佛做梦一般,啊哈,原来这种情景也能够发生在我身上。先前我告诉朋友,公司苍蝇好多,不停打扰我时,对方还嘲笑我太臭。哼,这回证明我是“花香”、“果香”了吧?花吸引了蝴蝶,所以夜光是……当时还有点陶醉于蝴蝶园之中,开玩笑自称花公子,后来才想到加多一个“花”字,意思变了样。瓜香也吸引蝴蝶,所以夜光是……干!闭嘴……



接下来有的是Rex兔子,看着它们的时候马上想起“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的那一幕……



接下来正式进入爬虫阶段。鳄鱼啊、蛇啊、乌龟啊……然而其中有个地方,貌似是让你进去和一堆蛇相处的,打开第一道门后,抬头便是一条蛇,妈呀,简直不敢打开第二道门,正式在里边走。过后继续往前走,便是好大只的鱼儿。看了名字之后,又有点毛毛的感觉。



后来还有其他节肢动物的展馆,什么水蝎子(英文直译,后来上网查找发现名字应为“灰蝎蝽”)、一堆我也不想去记住的蜘蛛。有趣的是,这些蜘蛛是在暗箱里,旁边有个按钮让你打开暗箱里的灯,好好一睹这些十多二十厘米的毛毛蜘蛛们。最后便是标本屋了。在这儿花了快两个小时半,二十二快这回真的值回票价,啊哈!当然啦,大概也因为我自己来逛,才会有慢慢逛的打算。先前的一家人老早不见踪影,也多了好几家我先前其他展馆没遇过的。

下一站想到文化馆去……

欲知接下来的路途,啊哈,真的太长了,请看《一个人的旅行——二之二》……

周末别去马六甲(这是一篇不太像游记的游记)

说是参加和平义跑,实为大家一起浪费时间。




朋友说,她们选择在马六甲参加和平义跑,恰好我在马六甲实习,所以邀了我一同逛马六甲。一开始神经姐和我们一同前往,但因为家庭聚会不得抽身,换来另一个加入阵营。原本还有其他几位,然而后来还是不来了。

星期六还是工作天,所幸只有半天,所以才能去接这三位从他方,北上、南下、西游的朋友。可是,尽管工作一点钟放工,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车——累积六个工作日子的鸟粪,是时候了。因为没有水龙头,只得以花洒来装了一桶桶的水来洗车。感觉是真的比较环保,但是环保的代价是你的精力和时间,这一点也没办法让我开心起来。

洗车、冲凉,还没开始整理就两点钟了。而南下的朋友选择早来,这点其实原本没有问题,要是没有洗车的话,或许真的还能赶得及她估计的三点半抵达——从我住的地方去巴士总站需要耗时一小时左右,出发的时候手机的导航系统不给力,耗了一点时间,大概两点四十分才算是正式出发。

一路上全是暗绿色的油棕园,加上山路十八弯,五连发夹弯(这点当然是假的),恨不得藤原拓海上身来奔驰、漂移的,结果当然还是迟到,还是严重迟到。估计三点半抵达,然而三点左右算是抵达了。说是在麦当劳等,但转了一圈巴士总站还是找不到麦当劳的踪迹,只得发动谷歌地图的功力,才得知总站里的麦当劳大概是什么方向。

这位南下的,姑且以『小南』来称呼,坐在麦当劳里望着电池已死的手机。回到车上第一件事就是先拯救她的手机,然后回到麦当劳继续等其他人抵达。边吃薯条边等,小西到了之后被小南笑了一段时间——发型问题。小北抵达后大家也就准备出发了。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车子,才踏出麦当劳,小南和我的意见就不同了——转左还是转右。继续走,来到十字路口,小南信心满满选择转左,我脑海一时转不过来,也正犹豫,便跟着她走,结果我们又倒回去——走错路了。历经千辛万苦才成功找到车子,一上车还好没有热气逼人,当天的天气真的很热情。

第一件事不是到旅馆去,而是吃一顿甜品——千层蛋糕。空腹真的别吃这种油腻蛋糕,四个人坐下来,点了三块蛋糕,吃着吃着大家都觉得胃真的很怪。还大言不惭说是要去吃“煎蕊”,简直不想好好吃顿晚餐了。因为千层蛋糕下肚后的怪胃口,先到旅馆,把行李放下再说。这旅馆呢,是背包客的好去处吧,一踏进去就是一个洋人坐在吧台上用电脑,继续前往就是一堆洋人懒洋洋的坐着,两个正玩着旅馆的PS4,而我们的到来好像也有洋人对我们打招呼,不过我真的没注意到,不是没礼貌,是真的真的没注意到。


抵达房间,就是两个双层床,专为多洋人聚集之地而设计,真的好高的感觉。小西小北于底层,我和小南于“楼上”。不知咋的,小南就是习惯用“楼上”“楼下”,不过基于她说话经常不顾语法、用词的,甚至“公筷母匙”都给她不停地说“公筷慈母”了。但她给的亲戚的故事真的很特别,让我对于公筷母匙有了新见解。这不是重点,所以不提了。

我们在房间吵了五分钟,结果被隔壁的敲墙壁提醒,啊哈,还真是小尴尬,这一类型的旅馆都是这样的嘛,隔音永远是不可能的。

晚餐是老板介绍的娘惹餐厅。排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写下你的大名、人数、电话号码、时间,在门口附近的本子就行。于是,我们趁等着的当儿,到附近的面包店去。面包店的自动门很特别——木制。门旁还有个流水,氯气味道有点浓,略逊于我暂住的那家,扭开水龙头,那味道简直难闻。这么高级的面包店,价钱也是很高级的,所以什么也没买就走了出来。店员还问我们要不要试吃他们的蛋糕。拜托,刚才千层蛋糕的阴影还没散去。



一回到娘惹餐厅的门口,恰好轮到我们。点菜的伙计让我们有点招架不住——到底要跟他说华文、马来话,还是英文?一开始英文交谈,结果他回了几句华文。华文交谈,他又回了几句英文。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也没怎样,点菜的是小南,我只是坐在一旁看着,挺逗趣的。

我们点了羊角豆,上桌的是青辣椒。后来重新翻阅菜单,的确是青辣椒无误,我们自己搞错而已,哎呀。卤肉和咖喱鸡肉(管他到底是不是咖喱),味道家常菜,没有惊喜。哈哈,你点家常菜难道想要吃出西餐味吗?

到鸡场街逛,人真的是多到我真的想回去。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也不太喜欢要排队等的食物。何必那样委屈自己呢,哈哈,没吃成就没吃成,又不会因为没吃成,整个旅游完全没有意义。

从旅馆走去,耗了点时间——差点看着谷歌地图,以汽车的路线来走。喝了很酸的酸梅水(不然怎么会是酸梅水),吃了不好吃的鸟蛋,一路上看见很多吸引人的食物,但就是未能下手——肚子真的给蛋糕给搞混了。到衣服卖场去逛逛,当时已经快打烊了,不过逛了十分钟吧,广播开始传来逐客令了。于是,我们还是在卖场里拍了一张照片,毫无意义可言,真的,哈哈!

和小西小南的朋友相会,因为他帮忙小西小南拿了义跑的衬衫,前来交给她们俩。我们度过了大概几秒钟的小尴尬后,大家再次回到鸡场街逛,直到小南累了,小西肚子不舒服了,我们这才分道扬镳,他也说我们若是要停在停车场,自然得早到。离开前也说了“明天见”。我特别说明这点并不无道理,大家接下来读,自有分晓。

小西真的忍不住,大家开始帮忙替她找厕所,便利商店委婉拒绝,只得到同一条街的民宿、旅馆求救。第一间,锁了,柜台也无人。来到第二间,很是友善,还为小西指路,打开前往厕所的电灯。见厕所一事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准备义跑前的早餐。小南建议回到鸡场街去,小北坐在旅馆大厅前等小西,我和小南便开始觅食了。小南自信满满选了转右,而事实上她应该转左。所以我们走了一段路,什么也没买成,只得回去。

感谢借厕所的旅馆,所以帮你打广告,哈哈哈哈哈哈……

小西似乎状态不佳,向旅馆柜台问了最靠近的诊所,我和小南也到便利商店去寻找止泻药,店员说是只有风莎丸,要了两罐,前往另一个便利商店,还是未能找到止泻药——毕竟不是药剂所。小西吃下一罐后,我们也就继续步行,回到旅馆去。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基本上都是小南撑起整条路途的场,简直吵死人……

大家冲凉后,根据小西的证言,我们一致认定小南之所以没得冲热水澡,是因为没有打开热水器的电源。后来事实证明,该热水器貌似有问题了,小西的证言自然显得不攻自破,成了没有公信力的证人。可是,她依然斩钉截铁认定她冲了热水澡,或许热水器是隔天才坏的?

难得从油棕园里逃了出来,自然是上网,为电脑的防毒软件更新,下载视频之类的。后来大家也就睡了,当然,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尽可能压低声量聊天。说实在的,到底要熬夜聊天还是要养足精神开车,真的有点难选择。

早上醒来,因为手机、手表不在身旁,完全不知道是几点。望了其他三张床,貌似还没起床。小南那边突然传来些许声音,想必是手机闹钟响起之类的,而她也很快关掉。嗯,她平常都很早起床的,如果我比她早起床,其实还真的很难得。没有窗,所以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不时听见隔壁房的些许吵杂声,床不时摇晃,后来听见隔壁房门锁上。呃,该不会是别人要退房了?退房时间十点钟,莫非……下床准备出去,小南也跟上,于是我们俩带了钥匙,把房门给锁了便下楼去了。

时间竟然还没到早上七点,简直没天理,我到底是怎样睡的,全暗的地方竟然有办法七点前起床。我们俩坐着浪费时间,老板娘后来经过,看见我们都惊讶地问:



这么早起床?



至于其他两位还在睡的这点,不需要担心等太久。老板的小狗一大清早不停吠,成了另类闹钟。但钥匙在我们这儿,所以我们还是上楼,为她们俩开门。



说什么义跑的,拖了一会儿,什么都不剩了。



早餐吃什么,来到第一间店,关了,第二间,关了。接二连三的失望后,到一间网站说营业的咖啡店,结果还是打烊状态,直接走到该咖啡店的旁边吃算了。点了咖啡,伙计没听清楚,上来了一杯咖啡乌。没关系,喝吧……结果这杯咖啡真的好难喝。不是因为自己喝不惯,而是咖啡本身不好喝——第一次遇到咖啡店的咖啡很难喝。

点了炒粿条,普普通通,缺的,大概是酸柑。

回到车上,后面停着一辆车,前面停着一辆车,那辆车旁有个下货的面包车,而面包车员工一点也没打算理睬我们的意思,继续慢慢下货。后边的那位车主,好意倒车,让我能够倒车,弯回到大路去。而好意遇上耐心不足这点,其实真的是好心做坏事。因为我正打算弯出去的时候,因为大路车子来来往往,未能安全离开,而后面的车主以为我直接弯出去,结果……

那声响我真的,揪心了。

我和小南下车查看,保险杠松脱了一点,无奈我怎样用力,始终无法让它回到以前那样。因为速度不快,所幸没有造成多大的伤,那位车主便说“没关系”。

去你的,分明是你来撞我的说。

但因为对方其实好意想让我能够离开停车位,加上人生地不熟,没打算争什么,我们就这样离开了。前往潜水艇博物馆,大家都心照不宣认为这就是那艘传说中无法潜水的潜水艇。里边超窄小的,要是遇上什么紧急事故,偏偏走廊正是“双行道”状态,又该如何呢?而房间也是能多小,则多小。对于这点情有可原,也是出于半点无奈吧?离开前,有个大叔碎碎念道:



怎么外面那么大,进去里面感觉好小(我发誓我没说黄色笑话)



到鸡场街吃著名的煎蕊(其实自己认为好吃,但并没有达到好吃到欲罢不能或是值得排队的境界),停车位难觅,结果停在小巷子里,预料大概会中罚单,结果真的中罚单。



世界上最让人心疼的来不及,不是最后一面,而是抄牌员刚抄完你的车牌。
 
有看过这部电影的应该难忘这友善的警察


似乎,去哪儿旅行,都得中一张罚单才罢休。偏偏马六甲这地方的抄牌员很是勤劳,一星期工作七天,但市议会收钱的那位就有点懒惰,一星期工作五天,我偏偏只有星期六日才能来到城市。上网找了方法——网上付款,而大概系统不是即时更新,所以未能在当场网上付款。后来找到另一个方法——到城市转型中心UTC去,每天柜台开到晚上八点,自己也就只剩下这条路可走。大家先在旅馆歇息,洗澡,整理行李,退房,便前往城市转型中心了。洗澡这点,因为天花板透光,所以冲了凉爽之后,便是开始热了起来。

所幸不需要排队,索取号码后,下一个就是我了。柜台也告诉我,只有到市议会去才能享有折扣,不过我的情形,没有折扣的缘分,还了就是。

午餐,竟然也是来一间关一间。来到一家好像很著名的鸡饭粒店,点了鸡肉、鸡饭粒和娘惹虾酱cincalok煎蛋。然而后者蛋味十足,你绝对不会相信他真的加了虾酱。至于鸡肉和鸡饭,恕我不懂得欣赏,其实我真的吃不出值得推崇的地方。好吃,但不是非得吃。



我真心觉得什么美食进到我口里都是糟蹋……



载这三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到车站去,旅途也算是结束了。嗯,话说当时为了这旅途,我这辆老车应该至少检查润滑油和轮胎,结果两者都没真正做到,轮胎充气这点竟然是载她们回到车站后才做的——当时载了小南,打油后忘了充气。



还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夜光于2017-07-23 23:11完成


话说,小南一直吵着想吃的沙爹,还是吃不成了。




2017-07-28新增
突然想起一件有点特别的小插曲。打算把车停在旅馆前,不料这打横的车位前后都车子,一开始想要直接“插”进去,哪知停车位好像有点窄,只得尝试以倒车的方式去停车,小南也帮忙看着车子,有没有碰撞的可能性。我想那时候是我有史以来停车停最久最尴尬的一次。

后来小北说,她身旁的大婶在一旁对她儿子说(当然不是小北的儿子,废话)



不是那个uncle不会停车,是前面的车停太靠近了



就这样,这也是有史以来被认为是大叔的,也被大家调侃了一番。不过,小南之前也是这么称呼我的,所以也就算了吧……大概是自己不自觉散发出成熟稳重的魅力了吧?啊哈~

2017年7月30日星期日

瘦子也有肿之时

我肿了。


实习的这段期间,宵夜模式再度开启。唯一不同的是,熬夜这种东西大大减少,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去熬夜了。每次放工回家,有时做些运动后,也差不多了。(呃,用『差不多』,加上这种语气,貌似不太吉利的说)

所以宵夜提早了,睡眠也提早了。换句话说,差不多吃了宵夜,半小时以内便倒在床上准备就寝了。


实习第三个星期还没结束,结果我肿了。


本来还没注意到自己的脸真的肿起来,直到今天早上找了镜子,双手抚摸自己的脸颊,发现真的肿起来了。右脸颊肿了,按下去时还会疼——牙龈红肿。


(抱歉,我还是很瘦,大家别打我。)


从昨天开始疼,晚餐还点了宫保猪肉片配白饭,老板娘随口问了一句『要辣椒吗』,我毫不思索就答应了。然而,宫保猪肉片的辣椒干嗑下去了,而老板娘另外加给我的小辣椒,我也嗑下去了大半。说实话的,当时心里只是不想浪费食物,结果就吃下了那么多辣椒。

我是个爱吃辣的人,但身体一直很抵抗我的偏好。于是当晚胃灼热了些许——作死功力又提升了一点。不能吃辣,加上牙龈红肿,选择吃辣椒。

然而晚上刷牙时,吐出牙膏泡沫时,发现泡沫沾上了褐色的液体,猛吐了多几口,褐色的颜色更深了。

嗯,我刚才喝了美禄。(真的别打我)

以毒攻毒这句话一点逻辑也没有,早上牙龈肿得不像话,牙齿也不能贴起来,工作时不停吞口水。常常做着做着,就会吸一下,吞进口水,感觉这样会让牙龈好过一点。自己也认为这是智慧牙惹的祸水,一大清早马上找哪儿可以挂号的,结果大多附近的都是五点打烊,我五点也才放工的说。

然而,当天的午餐,我前一天托了同事帮我买了一包椰浆饭。嗯,继续作死。当时就得吃几口饭,配一口咖啡,偶尔还得用舌头充当下排的牙齿来帮忙咀嚼。那种痛苦啊……

同事建议我请病假,去比较不太远的地方看诊。毕竟,方圆二十公里的都是五点打烊,我只能在三四十公里开外找到晚上才打烊的牙医诊所。因为远路加上夜路,外加麻醉的关系,同事强烈推荐我去请提早离开的病假,过后再补回来就行了。

不是我不想补,是我不能补。目前的工作份量太少,有时要撑到五点都是痛苦地滑手机哪……

晚餐点了炒面,也吃了炒面里的辣椒。嗯,我继续作死。

以毒攻毒或许真的起效,感觉没那么肿,尽管脸颊依然肿着。隔天早上再说吧,或许无关智慧牙呢?三天后朋友就要抵达了,要是只看她们吃的话,多痛苦啊……


能拖则拖,继续作死。

——夜光于2017-07-19 23:28完成

身轻如燕

昨天午餐和大家一同庆生后,也带走了一些当作晚餐来吃。结果……

睡着了,突然不舒服,先是不停地放屁,然后酝酿着,一直不肯离开床,结果……拉在床上了……才怪!结果当然是百般不愿地爬下床,赶快冲到楼下的厕所去上大号啦!至于“战情”有多激烈,请听一听樱桃小丸子的片尾曲: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啪啪啪啦啪……


回到房间,看了一眼手机,嗯,凌晨一点。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的确白吃了,也顺道白吃了晚餐。然而坐在马桶上的时候,就代表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和晚餐。尽管荷包不需出血,你的肠胃出了。呃,算了,当作是排毒吧,反正先前有一段时间便秘。奇怪的是,在家便秘,尽管比平常吃了更多水果,可能家里的马桶太干净,大便良心发现,不愿沾污了洁白无瑕的马桶,所以宁可“粪”口爆满也不愿“移民”。


凌晨三点多一轮。这下能泻的应该没有了吧?


永远不要小觑自己的肠胃,接下来凌晨四点再来一发,早上六点一发,早上六点半还来,早上七点继续。结果早上八点上班,早上七点多了自己还是躺在床上不愿下床——根本没好好和床褥缠绵,一直被迫跑去坐在马桶上,还差点在马桶上睡着了呢……

曾经有一度想要请病假,不过我只是实习生,貌似不太好吧?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上班了。

实验组的同事问我是否有腹泻,原来昨天的大家都腹泻了。那经理和老板呢?科科,好像没有人敢向他们提起。

上班了,肠胃也安分多了,但它们还是忍不住来最后一发。

让我有点小嫉妒的是,她们都是早上才开始啊,我根本没有一觉好眠的……其中一个开玩笑说,她本来想拿病假的,还说会不会全部实验组集体拿病假,结果都在诊所“上班”了——“啊,是你!”“啊你也在……”“嗨……”

听说老板也是吃了那道可能有问题的鸡肉,好像也吃了不少。不写了,写着写着好像又要泻似的……


于是,那天,实验组的大家,都身轻如燕了……

——夜光于2017-07-11 22:35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