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十年太长,一辈子太短


《摆渡人》真的给我很多惊喜。笑中带哭,哭中带笑。眼泪还来不及流下,又被逗笑了。


十年太长,很多事情都会变了;
一辈子太短,有可能一件事情都做不完


十年前,十年后,自己又变了多少?十年前自己首次孤身一人,因为距离,不能再和那些要好的小学朋友闹在一块。首次踏入这一所花了自己七年岁月的地方,当老师要我们摆好桌子,于是有了中学的第一位同桌,而他,也在一年后吧,疏远,也渐渐忘了这个人,只有偶时才会想起,那瘦削,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的同桌。


有些人,你想起他们的时候,脑海浮现的是他们父母的名字。


至于原因……哎呀,这不是十年前的事情,等几年后再谈好了,啊哈!基本上就是男生的幼稚无聊行为啦……当年大家都血气方刚的,此时不幼稚,更待何时?

十年前的自己,和十年后的今天,相差并没有多大。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除了做好眼前的事情,对未来茫然。虽说『做好眼前的事情』,事实上未然如此。都说找不到定位了,和一群幼稚的家伙混久了,会有种想停留在当下的奢望,什么都不愿理会。直到,自己的成绩开始下滑,些许在意,但那也是成绩出炉之时。

好胜心,貌似没有改变多少。只是多了点无助感,少了点野心。于社会泥泞之中,多次失败不如意之事后,渐渐将菱角磨平,开始学会圆滑,多个讨厌自己的感觉。

运动后,还真想睡一睡。哪怕还有赶不完的实验,先睡一觉再说吧……


赶不完的实验,都说赶不完了,何去强赶?
开玩笑的,我醒来再冲刺,我要准时毕业的……

——夜光于2017-04-20 19:45完成

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献给马来西亚人民,也献给所有人

写了好多次的歌词,这一回写了诗句,献给矛盾的大马人,也献给所有迷茫的人们。别担心,大家都是一份子。

简单明了却失声
委屈无声叫嚷
渗透人海之中
皆是类似的脸孔
各怀不同的理想
开始砌墙
将世界给阻挡


《斗士》
算计步步为营
分裂你我的阵营
蓝青红飘扬空中
涂抹胭脂排演一场又一场
脸上平和场下摩拳擦掌
辗转难眠费心思伤脑筋
快刀斩乱麻,场上只留下鞠躬
未完待续排练下一场


《脑袋》
又是和平的一天
照镜检验担心脸变
上街你我难辨
大型整容从小开始改变
去除那不再重要的声线
仅存那颈项让头点点
又是和平年
没有争辩


《童生》
玩着玩着被游戏打败
没关系
游戏可以重来
玩着玩着不停落败
没关系
打赢只需输入关键词
人生亦如此
把玩后还有重生的机会
改过自新永远存在
万岁


《童真》
九岁那年
见血那天
她可以上
父母常说:赢在起跑点


《败》
三十九场第二十七败
气势如虹却无法连载
无需感慨
看那不同色彩的澎湃
何去惋惜这一败

——夜光于2017-04-11 15:23完成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花谢

歌名:《花谢》
作词:夜光
作曲:无
憧憬过去日子
茫然现在未来
我不知往何处才能找到我自己?
虚度下半辈子
来换见你那一次
就是你为我骄傲光荣的那一次

你已经离开了
不再回来
心中很肯定却对放弃还是不选择
你已经走远了
你忘了带走我
心中默默为你种下的玫瑰花

我从来没要求你什么
我只想要你能像以前把我的手牵着
你正在说
你不想继续这段感情
因为你早已看透一切我们没有未来
没有将来

你已经离开了
不再回来
心中很肯定却对放弃还是不选择
你已经走远了
你忘了带走我
心中默默为你种下的玫瑰花

我从来没要求你什么
我只想要你能像以前把我的手牵着

我执着并没有做傻事
我只希望你能守住承诺把我拥抱着
就像以前

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最后的新春晚会

要是再不开始动笔的话,真的,真的,真的会继续拖下去的。

这个时候的我应该坐在电脑前研究基因学的,然而我竟然在写部落文。话说,半小时前还在看一部最近有点迷上的电视剧,其无厘头发挥得淋漓尽致,哈哈哈,好像应该开始进入正题了。

三年都是新春晚会的筹备团。原本也想,最后一年不如就轻轻松松当个观众,坐在台下看着他们出错什么,然后开玩笑地批评。不过,发现其实就算不当观众,也可以开玩笑批评的,只是这次是和音响系统技术人员一起开玩笑,差别在此而已。

再次操起舞台技术组的滋味如何?原本还想转换跑道,无奈自己不争气(我说我自己不争气啊,没说谁不争气啊),只能回到老本行去。朋友还说,幸好他们没选你当司仪,要不然待会儿你上台狂开黄腔那就毁了一切。拜托,虽然被朋友称为玉“黄”大帝,但事实上我还是一个很简单、很纯洁的小孩呀~



对啊,很简单地黄,很纯洁的黄,没有任何一点杂质



为了一切从简,自己尝试以“强点”(又称:PowerPoint来解决背景问题,但为了测试,自己不得不寻找软件,把自己的电脑荧幕一分为二来测试,才发现要是“强点”正播放视频的话,是不能修改任何东西的,要不然它会暂停视频播放,瞬间让晚会尴尬了。

为此,自己再找其他方法,最后终于有了一个不错的软件能够解决。最重要的是,它是免费的,不需要我劳烦心思去找破解方案,可以直接使用。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测试软件了。测试的方法有很多,然而因为没有荧幕机,所以只得……大概大概吧?

理论上下一年的新春自己不会再出现,所以这次很坚持由充当副手的学妹来负责,至少下一年还会有人懂得操作。其实也没有很坚持啦,我说交给她办她也就轻快答应了,只是唯一的条件是:要告诉她怎么做。



准备背景歌曲啦,准备了许多,然而当天播放的也没几首。嗯,嗯……



当晚其实挺好笑的。说好听一点我负责监督,她负责操控。结果我全程都在观赏表演,哈哈!搞得确保晚会一切顺利的组长,对着对讲机喊了我好几次。要不然就是和朋友在即时通上聊天,不停开玩笑。现在回想起来,呃,其实真的很对不起她的说……组长先前不停地“警告”学妹:“你千万不要给我blur呀!”然而组长不知道,其实更blur的就是监督她的那位。晚会呢,基本上都是她记得许多细节,反而是我自己忘了,问她的时候反而吓着她了。

然而,彩排中有个小插曲。大家午餐时间都离开了,剩下我们几个人留在大礼堂里。于是,全世界最大的K房就在大马。

音响系统技术人员打开歌曲,让朋友们用麦克风来唱,而他自己也唱得很开心。他还说,要是能够的话,或许能够在大学对面开一间K房,十之八九能够大赚一笔。不过话说,据说小学时期歌唱比赛冠军的朋友,点了歌后,没有一个拍子是真正打对的。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不过说真的,三年的筹备团,能够感觉到新春晚会一次比一次稳了许多,问题比较少了,只是话说现代舞蹈那是什么鬼……

总之,出奇团结无比的舞台技术组,在此谢幕啦!


*说什么团结的,分明只是会议到齐、庆功宴集体不来、检讨会集体缺席而已……

——夜光于2017-04-03 19:06完成

2017年3月27日星期一

四川传奇讲师

然而,此时此刻,00:15,才回到房间冲凉打开电脑准备写这篇。

咎由自取吗?或许吧?只是另一种百感交集让我不得不动笔写这篇废话一堆文。看到自己越来越无法支撑自己应该办得到的事情、自己必须担起的责任,连责怪自己都觉得有点累了。晚餐:两片印度煎饼,一整天下来喝的水不到1.5公升。

期中考,突然换成所谓的视频制作,每一组必须准备视频,谈的是两篇不同的内容。原本要求我们做课堂呈现,结果换成视频,后来说这个视频会当作期中考的分数。如果你以为他是善变的讲师,那你就错了,他已经比四川还要强大多了。

我想说,自己真的很厉害找死,还想要拉其他四个人一起去死。这点,在第二学期时就已经发生过了,尽管自己对该功课题目完全没有把握,而且也算是挺新颖的课题,并不多文献能够参考,结果……我向组员提出我要那道问题——挑战!

这次的期中考视频,我并没有打算如此轻易放过组员们。喜欢与众不同,不愿一成不变,于是我提出点子,我们视频展现的不是什么课堂呈现的ppt,而是我们的对谈,甚至也让朋友说:



不如我们拍成一段电视节目?一个主持人,四个专家?



未曾尝试,怎么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呢?尽管尽管真的尽管当时已经岌岌可危,眼见截止日期即将来临了还是不愿一切从简(唯一能够让我愿意,而且主张一切从简的大概就是生日、还有葬礼吧?)于是,连夜赶稿,大家也一起来改稿,后来有点意兴阑珊地开始录影了,反倒是笑死去……(后来换了方式拍,没有一次是没有笑场的,搞得我都想制作幕后花絮的说)

因为朋友穿着拖鞋,可我们又是拍着节目,他不得不改变坐姿,不让镜头拍到拖鞋,结果坐姿变得超腼腆而尴尬。然而另一个朋友蹲坐的姿势完全像是在上大号,我的脸瘫没表情(然而后来重新拍过还是瘫),大家也很不自然那样。而手机录影,也录了一分多钟自动停止——记忆卡爆满。我们也发现我们录了八分钟左右,嗯,讲师说只能五分钟或以下的说……

不得不,赶在隔天下午,未事先通知讲师的情况下登门拜访,没有闭门羹,但是有他常有的臭脸。我先前才说他很善变对吧?然而坐下来谈之后,才知道他真特么会变,唯一不变的就是打死都不愿通融,基于我们视频拍摄手法不同而做出妥协。嗯,也没有奢求他会通融——规则就是规则,让你通融是我的大量,不让你通融是我的原则。然而他接下来的那句话真的吓坏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了。



我:我们必须要谈得多深入呢?
他:我不知道,这由你们决定。反正我给你们题目了,我只有在评分的时候才会决定到底应该多深入。



所以,他还没决定好,就拉我们这群白老鼠来做实验的。就如他突如其来的期中考一样,让人不敢恭维,还盼无大风大浪就好。

把第一段视频剪接完毕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五点,而当天十一点五十五分前就得上传视频。而第二段开始懒散了,偏偏没有多少网上视频可以让我更有效率地懒散,后来朋友告诉我,她发现讲师偷偷改了视频的规则,原本说每个课题,无论几个视频都行,但总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现在说两个课题的视频都得连接成一个视频。

我想,如果我和大多的同学一样,以网上免费服务的方式来制作视频的话,或许半小时内就能搞定了。等着视频绘制完成时,离开实验室,到附近吃晚餐。结果因为大多的档口歇息,所以人潮都集中在仅存的档口。而其中一个档口竟然没有人,原因是:



休息一会儿(7点到8点)



很有个性的嘛!选择晚餐时间不上班。于是,只得回到实验室去。直到下一次的绘制过程,已经是八点半左右了。嗯,档口还是很多人……懒得等,所以点了两片印度煎饼草草下肚。

结果后来又听说,讲师要我们把视频直接上传,不能通过链接的方式:



你们上传视频,我就以视频来评分。你们通过链接的话,我就以那个链接(非视频)来评分。



还真是小孩子气的讲师。我只能说,经济与工商系分院的传奇老师,和我们的这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结果,优管上传完毕了,而他提供的平台是……卡着,连一成都没法上传。后来把916MB(马来西亚日呢!好好的号码~)压缩成剩下300多了,还是无法上传。

离开实验室的时候,也已经十一点多了。把所有灯关掉,想起实验室也是故事多多的地方,心里有点毛毛的。

无论如何,也只能用优管链接了。

——夜光于2017-03-27 01:08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