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突然病了

没想到回家才一个星期就病倒了。

或许突然安逸的生活,把自己的生活作息完全打乱,结果换到的就是这种结局。从昨天下午开始便一直不舒服,竟然就连睡觉也没办法睡好,翻滚的不只是蛋炒饭,还有自己昨晚在床上的情形。转了转还是没办法入眠,大概到了早上五点吧,才勉强入眠。

一夜没睡好,隔天便是嗜睡,嗜睡的当儿还是一样不舒服,早餐没胃口,午餐也只能勉强吃下一小碗粥,所幸最后还是能够吞下晚餐,但是依然没有多好转。

保佑,明天真的会康复,要不,实习又该怎么办?

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礼物

今年收到的礼物特别多,也特别贵重吧?

某天吧,到外用餐,朋友也要拿包裹,结果峰回路转,那包裹竟然是自己的生日礼物。来得有点太突然,看着包裹上写明这是一双耳机的时候更是讶异。哇,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回想下,先前也有球鞋、球拍的说……那些好像也没有多便宜。

然而,收到的另一个生日礼物让我无言了。呃,那是我朋友中学时期收过的礼物。于是,我很自然的就把礼物遗留在宿舍里,让清洁阿姨拿去好了,说不定她们还比较可能用得上。回想下中六时朋友收到的特别礼物:三到六双袜子。嗯,还挺实用的感觉。好啦好啦,别羡慕别人,至少朋友也很有心地整蛊你啊……





*     *     *     *     *     *     *     *

朋友突然问起:今晚你在房吗
后来另一个朋友晚上时打电话过来,说是要我到宿舍的食堂处去一趟,原来是砂大慈青的感恩粽子。把粽子的照片发出去之后某一天就听朋友抱怨了——他是不被“感恩”的那位,尽管自己所做的其实比我们还多,下厨啊、出席每一次活动啊、出席浴佛(还两天都出席呢!这是他很强调的)啊,甚至突然出席一日营的。他这一年突然的卖命其实是真的很意外,至于为什么呢?他自己不愿回答,我们也不愿公开这强而有力的推断。



*     *     *     *     *     *     *     *

告别晚宴那天不完美。似乎诸事不顺那般,但大家最后还是欣然接受这不完美最后的晚宴。而当晚的我很难有机会休息,负责音响一点也不好玩,真的不好玩,更何况自己是准备不足,加上严重业余,简直要命。突然得奖上台领取什么“无肉人”奖项的,讲师还逗趣的捏捏我的手臂,确认我是“名正言顺”得奖的。虽然很无厘头没错,还是得谢谢当晚为我喝彩的大大们(得奖人是以分贝来确认的)



那晚的礼物交换游戏,尽管知道送礼人是谁(本应是无人知道),还是挺惊讶的——两本记事本。当下心里的OS“妈呀,我还有很多笔记本是空白的说……”。最后这两本记事本还是带回来西边了,怎样都好过朋友不屑收到的笔盒,直接留在他的房间不带回去吧?(诶,先前好像才有人说他把他收到的生日礼物刻意遗留在宿舍的?)

*     *     *     *     *     *     *     *

最后一次的华协传承之夜。第三年的传承,以顾问的身份出席,真棒,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能来骗吃骗喝的……没啦!还是有一定的贡献啦!当晚收到谢礼后回去打开来看。哦,又是一本记事本……我记得当时打开后马上笑了出来……真的,这真的是第一反应。

当然那手表是我自己的,垫在下面的手提电脑也是我的啦!

*     *     *     *     *     *     *     *

在实验室的烧烤会(这就是另一段故事了)结束前,收到了一支笔,什么笔,毛笔,什么毛,鸡毛,什么鸡……不是毛笔啦,有病才会在这个时间点送毛笔给我咧!



求学生涯,大概也告一段落吧?

一群神经病

那天大家嚷嚷说什么,打算出席我的实验报告呈现,结果他们还真的出现了。当他们踏进的那瞬间就觉得真的好好笑哦,一群完全不是本科生的学生,然后很自然地坐在考官后面(当时他们不知道那是我的考官)。后来大家呈现结束后,把另外两个不在场的家伙抓过来拍张大合照,结束啦!



后来大伙儿和以往一样,来个期末聚餐。食物不是重点,应该说,庆幸食物不是重点。大概是人多了,或者厨师换了,或者厨师懒了,食物上来的时候才发现,诶,这不是当初的味道。好好的鸡排起价了,油脂多了,口感差了。




尽管和上一回一样,依然没办法全员到齐。毕竟期末聚餐大多都是落在学习周,恰好也是很多人都很想飞回家的假期期间。但是,我们一堆人抵达餐厅后,成了“蝗虫般的灾害”,似乎真的很担心别人不知道我们是辩论组之类的,不停地瞎哈啦有的没的。接下来第二轮还到另一间平常冷清的冰店去,大概店员也会吓呆了:



竟然会这么多顾客?



突然,社长说要来一个个的“面试”,问了好一些问题,虽然嘴上一直说自己毕业了,辩论组以后是生是死基本上与他无关,但还是于心不忍,想要确认下未来的方向。同时,自己也不小心成功套到学妹的话,从上一轮就开始在确认,而这一轮她嘴巴上虽然不说,下意识动作却出卖了自己。科科。

有点惊喜的是送上的毕业礼物,写上每个人的心意、祝福。只是,好几个根本没署名,还真的有点麻烦。现阶段大概猜得出,那以后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曲终人散,迟早的事。祝福大家,勿忘初衷。

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美里一游(三)

这回是瀑布探索之旅了朋友一开始说,她们抵达第一个瀑布就好,接下来若是我们想要继续攀登,自个儿去。好吧……也对,前一天才爬了一次尼亚山洞。结果朋友换上一装『我连走多一步山路都不要』的打扮,呃,好吧,反正是她的自由。

然而吃了早餐后(当然是大家不停地互相拖延对方的时间,极度抗拒之下才出发),我们抵达蓝卑尔Lambir国家公园。柜台服务生向我们解释了山路,建议我们别到太远去,毕竟他们没有跟进那儿的情况,或许会有危险。好吧,没什么的,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时间给我们走多远。

买了五张入门票后才知道朋友真的『我连走多一步山路都不要』,尽管柜台服务生说抵达大家经常去的那个瀑布一点也不远。好吧,只得退票了。一路上真的很轻松,这儿的桥都立了板子,声明最多只能十个人同个时间在桥上。前面的瀑布一点也不精彩,所以连命名也很简单,『第一瀑布』、『第二瀑布』。




很快的,来到了这儿著名的瀑布——Latak瀑布。很高,但是很细,不像库巴Kubah国家公园那般壮观,但有它独特的风格,你可以看见水的颜色由浅变深的变化,甚至不得不围起来,大概是担心有人游得太靠近瀑布吧?反正不会游泳的我也只能看着别人游泳。



接下来我们前往其他的瀑布去。只是这次的路途简直要命,建议腿短的人三思而行,因为这儿的梯级完全没有在关心你们的,就算是我这个身高高于大马人平均身高的人(一定要强调)也会吃力。对于瞭望台的年久失修,真是感到遗憾。




我们来到第二个瀑布——Nibong瀑布。这儿的瀑布显得小多了,但增添了一种仙气。刚好一家三代也在这儿,玩耍。看着土著尽管年过半百,依然能够轻松穿越山间,我们这些喘死的年轻人,还真汗颜。



接下来第三个瀑布——Pantu瀑布。这回我们真的来对了。它不单单是美丽那么简单,或许也因为要抵达这儿真的很要命,所以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如仙境般,加上水清出石鱼可数,你可以看见许多鱼儿穿梭于你脚下的石头,甚至还有小虾子,这趟简直来对了。一名外国人抵达这儿后什么话都不说(当然,因为他一个人来),脱了鞋袜衣服就只身投入水里,享受这短暂的清凉。原以为他会多游一会儿,没想到他就只是跳进去,不到五分钟就继续启程了。





归途时遇到一个大叔。他说这儿才有人被蛇咬伤。嗯,我们还真幸运。朋友说,按照报导,貌似是我们刚才的那帘瀑布。嗯,我们真的很幸运。以另一条路回去,顿时庆幸我们刚才不是通过这条路上来,因为更加艰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山后到这儿的小型博物馆去。这儿介绍了这国家公园的相关研究,也包括了各种各样的标本、土著的文化。特别的是里边还有个小型夜游森林模拟。

我们先吃了顿下午茶当作午餐,有点不愉快的是,饭里边的蚂蚁好像多得有点过分的说。接下来前去购买手信,不料这儿的店竟然在星期天休息。呃,手信店不是应该周末营业吗?

回到海滨港口。星期天的海滨港口特别人多,而我嫌得无聊,步行到海滨港口外的中央公园去。因为公园还没建好,所以还有很多设施处于半完成状态。特别的是,这儿似乎准备了营地,也有人在这儿搭帐篷,好不特别的说。懒惰走了,便坐在海边看日落。这里有一点不好的是,自行车道却一直有青年开着电单车奔驰。天色已晚,原本想叫朋友来接,但没有一个人是已读,只得步行回到港口去。
 
修图后(因为花儿真的是紫色的)

修图前(该死的手机拍不了紫色)


晚餐时受到每个档口小贩的热情招待,搞得我都尴尬极了。这是一种抢生意的方法吧?吃完晚餐后到底做了什么,貌似已经不在记忆里头了。貌似是朋友去提款,而我们躲在酒店房里。啊,想起来了,趁这最后一晚,大家一起看戏——《厉阴宅2The Conjuring 2,一边看戏一边吃冲动下买回来的零食,结果零食大家也真的好难吃完,最后所幸还是吃完了。

隔天退房后吃了早点,便中了第一张罚单。嗯,还真是出师不利。到了中午的美里机场,还真的是挺闷热的。最后,我们很不幸的安全抵达。

呃,还真是不幸。

美里一游(二)

隔了这么久终于开始写了。大概有很多小插曲都忘记去了,或许这样对大家的形象都比较好。毕竟搞笑的记忆是笑话痛苦的根源

这回到尼亚山洞去。尽管需要走一段路,但是大家都太懒散悠哉,早餐吃了一顿后再到酒店外吃了一轮。人潮多得恐怖的咖啡店,或者我们应该更早出发的,然而隔天依然得努力对抗彼此的悠哉。沿路上听着电台,电台的歌单很有限,很快的又是同一首歌。单单一首歌大概可以在单次沿途上听了至少三四次吧?

抵达后付清了入门票后得搭船到对岸去。这对岸简直是……简单的小桥就能解决,不过好像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出钱建桥,或许建桥后又少了船费?于是,正式开始漫长的路途。尽管说好才几公里的路,但是在爬山的过程,五百米都可以很艰辛。但是尼亚山洞并没有那么困难,相反的,倒是无聊了些。或许是没有看见鳄鱼,所以有点失望吧?



抵达山洞前是原住民的贩卖档口。各种各样的饮料、手礼、香蕉等等,对香蕉有点心动,但是带着香蕉前往尼亚山洞好像有点麻烦,于是决定归途时或许能够歇息,品尝香蕉。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们回来的时候档口已经收得一干二净了……继续往前就会看见大铁门,后来才懂这些门是为了避免外人偷采燕窝而建的。




途中遇见了好一些人。有些是一家人一起上去,有些是游客从洞口回来着。要进到山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些让膝盖痛哭的楼梯简直太残酷了。我想,古人寿命较短不是没有道理的,要进到山洞都得花一番功夫,恐怕好几个是走得累死了吧?或许打猎后带着猎物回来,花了快两天回到山洞里,才发现妻儿都饿死了。

抵达商贸洞Traders’ cave,发现这是50年代时期,当地人在这儿采燕、歇息、交易的地方。看吧,爬到里边去真特么的累,所以“搬出来”了。继续往里边走便是古人的坟墓了。为了避免遭到破坏、偷盗,特地围了起来,不过据说魔高一丈,盗墓还是发生了,后来记录在笔记里……诶,什么啊?




然而,爬了累死人的楼梯后,正式进入漆黑的尼亚山洞里,而我们因为走错路,结果兜了一圈回到原点。那种感觉简直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我们折返,不打算回到那要命的楼梯去重新开始。




一路上可以看见竹子、绳索定在洞穴的顶端、石壁上,后来上网查找才发现原来这些是早期采燕人攀爬去采燕窝所留下的。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啊?



抵达Gan Kira后,尼亚山洞第一部结束了。尝试查找这部分的中文名,可惜大多都是以『月洞』来命名,可是按照地图上,月洞不是这儿,是抵达这之前的Lubang Bulan尼亚山洞好几个地方都被不负责任的游客涂鸦过了,而这儿的告示牌更是严重……拜托啊,能不能有点公德心?又或者千年以后,这些就成了新人类的考古研究……



继续前往到彩洞去,原以为能够好好观赏古人的绘画,结果抵达之后,忘了他们当时还没有发明永久性记号笔,所以绘画都褪色了许多,不确定哪些才是绘画,哪些只是大自然的产物。朋友在这儿摔了一跤,很精准地以屁股着地,所以没有见血的擦伤。以形补形,于是大家便开她的玩笑,说她得吃鸡屁股好好补一补了,又刚好她摔疼的是右半部,所以应该多吃右半边的鸡屁股。

离开时再度碰上那一家人。老当益壮的那位很热心地介绍这儿,说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这儿只有绳索,没有完整的梯级让游客入洞,后来还有灯光打亮,却遇上盗窃、经费不足等原因,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以“现在这个模样”来形容貌似具有误导性质)。他向我们介绍姆鲁国家公园,可是我们时间、经费、体力也是有限,要不还真的想去看看。然而,他也劝告我们,这儿的河流都得小心点,先前不久才有个原住民,为了启动放在河边的水泵,遇上了鳄鱼。砂拉越树多河流多,鳄鱼也很多。他这么一说,这次的尼亚山洞便是更难过了——没有看见野生鳄鱼。

大家汗流浃背,依然坐上车上前往下一个目的地——都山Tusan海边。这儿因为蓝眼泪而爆红,可是我们不够幸运,未能在蓝眼泪季节时期出现。后来因为涨潮,所以未能前往马饮水的石岩。怪就怪自己贪玩跑到海边的另一边逗留太久吧?哈哈。不过,因为游客多了,垃圾也多了。




晚餐到据说当地著名的海鲜餐馆去,单单是点菜就犹豫死了。看着价钱,想想皮包,还真的有点难过。食物上菜后依然有点难过,挨过去就行了,科科。

河马不是海马,海马不是河马。这个是朋友一直说错的。美里的地标是海马,至于为什么是海马,据悉单纯就特么的喜欢海马所以就用海马。而美里的确有许多“海马”,其中有的海马雕像简直就是河豚化,呵呵,好胖的海马。

梳洗后大家一块儿到楼下附近的餐厅坐下,一边享用宵夜一边欣赏夜景。聊天聊得天花乱坠的,到底聊了什么,也忘了七七八八。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晚。

——夜光于2017-06-18 15:49完成